<u id="97ouj"></u>
    1. 菜單
      首頁 > 教育新聞 > 新聞速遞

      揭秘“人才密碼”:深圳高校正為深圳創新驅動發展持續注入澎湃動力

      時間 : 2021-11-03 14:48 來源 : 深圳市教育局

        11月1日是“深圳人才日”,自2016年深圳設置人才伯樂獎,表彰在引進人才、培養人才方面作出突出貢獻者以來,深圳高校一直就是該獎項的獲獎大戶。

        數據顯示,目前深圳共有全職院士72人,其中約六成來自深圳高校;目前深圳有11家諾獎實驗室,其中9家都依托高校開展工作;深圳建設我國第四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過程中,被寄予厚望的兩大創新引擎都與高校密不可分——西麗湖國際科教城、光明科學城高校云集,高水平科研機構、平臺扎堆……

        這些數據的背后,是深圳這座城市向創新躍升、高等教育跨越式發展的生動注腳。

      1.jpg

      深圳高校已成為深圳高層次人才集聚及創新型人才培育重要平臺,圖為西麗湖國際科教城。朱洪波 攝


        30多年前,“三天一層樓”的“深圳速度”創造了發展奇跡,成為特區精神的象征;近十年來,深圳8所高校獲教育部批準設立,將高等教育版圖擴大至15所,同時還在規劃籌建多所大學,創造了人才與科研領域的新“深圳速度”。深圳高校已成為深圳高層次、高水平人才集聚,以及創新型人才培育的重要平臺,而隨著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深度融合,深圳高校正為深圳創新驅動發展持續注入澎湃動力。


        全球引才:高校成深圳高水平人才“聚寶盆”

        伴隨著近些年深圳高校建設的快馬加鞭,一個對接全球的人才引力場也在深圳開啟。

        南方科技大學(下稱“南科大”)力學與航空航天工程系教授鄧巍巍還記得5年前的一幕。我國自主研制的天宮二號發射成功,看到同學在指揮大廳發的朋友圈,在大洋彼岸的鄧巍巍羨慕點贊的同時陷入思考:“如果回祖國發展呢?”

        2016年,南科大邀請鄧巍巍來作學術報告。學校的勃勃生機讓他感受到書本里讀到的“深圳速度”——“一切都是全新的,是可以來干事創業的地方”。

      2.jpg

      深圳高校已成為深圳高層次人才集聚地。圖為南科大教授鄧巍巍指導學生做科研。朱洪波 攝


        2017年,辭掉海外知名大學終身教職后,鄧巍巍加入了南科大。在南科大,他主持了該校航空航天工程專業成功申請;一手打造出學科的規章制度、培養方案等;并與同事成功申請下力學博士、碩士授權點。

        截至今年9月,南科大已簽約引進教師1285人,包括院士52人(全職32人)等,教學科研系列教師90%以上具有海外學習、工作經驗,國家級人才計劃入選者占比超過50%。

        從師資家底來觀察,就可以發現,深圳高校已然成為深圳高水平人才的“聚寶盆”。

        深圳大學有國家級高層次人才149人,其中,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院士24人,發達國家各類院士21人,其他各類國家級人才82人。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已引進國際知名科學家和學者400余名,其中包括5名諾貝爾獎得主、2名圖靈獎得主、1名菲爾茲獎得主,以及近30名國內外院士、近60名國家級專家、近40名國際知名專業學會會士。

        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形成了以院士為引領的“大師+團隊”的人才格局。目前,該校全職教師中,近90%為國家及深圳市認定的各級高層次人才,有全職院士8人。

        深圳技術大學具有博士學位的教師占比84%,全職院士1人,市級以上高層次人才在專業教師中占比近60%。

        “近年來,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推動下,深圳堅持自主辦學和引進辦學并舉,擴大規模與提高質量并重,高起點、高標準建設高水平大學,積極探索高校機制體制改革創新,打造多渠道引才路徑,高等教育取得跨越式發展,高層次人才隊伍迅速集聚。”深圳市委教育工委書記、市教育局局長陳秋明介紹,截至目前,深圳共有高校15所,高校專任教師中博士研究生占比69%,全職兩院院士42人,高校已成為深圳高層次人才集聚和培育的重要平臺。


        機制創新:讓人才“引得來、留得住、干得好”

        諸多國內外高水平人才為何愿意加盟深圳高校?吸引各類人才來了后,又如何留得住?

        有教育觀察人士表示,除了深圳城市吸引力及給力的人才政策外,深圳高校干事創業的氛圍、與國際接軌的人才聘用機制、創新的人才評價和人才激勵機制等是重要原因。

        “深圳發揮其改革創新優勢和體制機制優勢,進一步擴大高校辦學自主權,引導高校聚焦人事制度等關鍵環節,很多高校因地制宜地制定出臺一系列政策,加大引才、育才、用才等力度,推動人才工作向縱深發展。”深圳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說。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深圳大學(下稱“深大”)和南科大在全國公辦高校率先實行去編制化管理,探索建立崗位管理和人員聘用制度,形成“按需設崗、按崗聘用、競聘上崗、擇優聘用、合同管理、非升即走”的全員聘用制度,實施與國際接軌的分類聘用、考核評估、晉升制度體系。

        一、深大

        2016年1月1日,深大全面推行“預聘—長聘”。該校所有新進專任教師、管理人員、技術人員,一律按崗位聘用,均無編制。深大不再按人頭分指標,而是根據各學院科研排名、高水平科研平臺數量等指標,分配高級職稱指標。學校不將論文數、項目數、課題經費等指標作為崗位晉升和長聘的前置條件,而把評價重點放在學術貢獻、社會貢獻以及支撐人才培養等方面,重點考察青年教師的思想政治、師德師風、學術水平、未來發展潛力和人崗匹配等情況。

        “在深大工作的這5年,是我人生中成長與進步最快的5年。從一位對未來充滿迷茫的畢業生成長為一個傳道解惑的老師、獨立承擔科研項目的課題組長,源于預長聘制充分激活了人才創新活力。”作為深大2016年第一批入校的預長聘教授,深大微納光電子學研究院教授韓素婷說。她認為上述制度既能激勵青年教師、鑒別學術能力,又能賦予教師職業安全保障,讓教師安心從事教學和科研工作;因為與海外名校人事制度和體系接軌,也為眾多優秀留學人才歸國發展創造了基本條件。

        二、南科大

        今年,南科大化學系教授譚斌團隊憑借“有機催化的不對稱軸手性化學”項目,在2020年度廣東省科學技術獎中榮獲自然科學一等獎,為全省11項自然科學一等獎之一。8年前,在海外從事博士后工作的譚斌,以終身制準聘副教授身份加入南科大,作為在南科大成長起來的優秀人才,譚冰感嘆道:“我是與南科大共奮斗、同成長的。這里不僅有良好的氛圍,還有全新的理念、良好的制度。”

        在南科大,全員聘任制、六年“非升即走”制度,既保障了人才的活力,也為人才的成長提供良好的支撐。PI制則保障了每位教研序列的教授都是獨立課題組負責人,年輕的科學家們不需要依附在大教授團隊中,有獨立的啟動經費,可獨立籌建實驗室和人員團隊,獨立申請國家各級科研項目。南科大還優化評價標準,克服唯學歷、唯資歷、唯論文等傾向,合理設置和使用論文、專著、影響因子等評價指標,注重考察不同系列教師的專業性、創新性、履職績效、創新成果和實際貢獻。

        三、港中大(深圳)

        港中大(深圳)建校初就建立了與國際接軌的職稱晉升制度,重在評價教師的教學科研水平和貢獻,以國際同行匿名評審為核心依據,不簡單把人才“帽子”、論文數量、承擔項目和獲獎等作為限制性條件和直接依據。職稱評聘不預設名額限制,讓青年人才專注于自我提升與自我競爭。

        四、哈工大(深圳)

        哈工大(深圳)實行人才分類管理、分類聘任、分類考核。同時,為有能力、有潛力的青年教師提供青年拔尖選拔通道,激發教師科研創新活力。

        五、深圳職業技術學院

        深圳職業技術學院實施教師分類評價,設置教學為主型、教學研發型和專職研究型等不同崗位類型,教師可自主擇崗,多元發展,此外,學校出臺各級各類人才選拔、培養、激勵政策,讓優秀人才能夠脫穎而出、勇攀高峰。

        得益于一系列創新的人才政策,高校人才活力被激發。近些年,深圳高校多名教師入選院士、會士,諸多教師收獲國內外各種大獎或在權威期刊頻頻發表高質量論文,這些都證明人才在深圳高校不僅不會水土不服,反而后勁十足。


        動力之源:高校成深圳創新發展強勁“引擎”

        諸多高水平人才的集聚,成為深圳高校跨越式發展、高質量提升的重要支撐。

        截至目前,深圳有15所高校,其中——深大、南科大、港中大(深圳)、哈工大(深圳)、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清華大學深圳國際研究生院、北京大學深圳研究生院7所高校入選廣東省高水平大學建設計劃。深圳技術大學入選廣東省特色高校提升計劃。深職院、深圳信息學院兩所高職院校入選國家“雙高”建設計劃。深大、南科大等高校在國際國內權威大學排行榜上綜合排名迅速攀升。

        “更多‘聰明腦袋的聚集’,有利于高校發揮凝結核作用,帶來基礎性創新的可能,從而補上深圳源頭創新不足的短板。”清華—伯克利深圳學院相關負責人說,隨著高水平人才的集聚,深圳的高校正在為深圳增強源頭創新力、融入全球創新體系提供重要的推動和支撐。

        在專家看來,放眼全國,深圳之所以能夠長期處于高質量發展城市的前列,就是因為抓住了科技創新這個“牛鼻子”。要在新時代發展浪潮中搶占先機,唯有安裝更強大的科技創新引擎,才能驅動深圳發展跑出新的加速度,更好地助力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創中心建設以及深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建設。

        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長陳志鋒介紹,近年來,伴隨著深圳“基礎研究+技術攻關+成果產業化+科技金融+人才支撐”全過程創新生態鏈的打造,深圳高校不斷發揮人才優勢、科研優勢,為深圳創新驅動發展注入智力支撐。

        緊密對接城市需求,深圳高校有重點、有針對性地引進戰略科學家及重點領域急需人才,形成高水平科學家團隊,以強勁的人才實力增強科技創新力。同時,多所高校改變內部“指揮棒”,在對人才科技評價機制中,更看重科技創新質量、貢獻、績效,而非拿了多少項目經費,鼓勵科研人員在關鍵領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聚焦源頭創新,諸多深圳高校通過建設大平臺、爭取大項目、打造大團隊,并且加大科研經費投入及獎勵機制等,在深圳支柱產業相關領域發起“原點沖擊”,取得階段性成果。

        2019年、2020年度連續兩年評選出的中國科學十大進展中,南科大均有院士領銜、青年師生參與的科研成果入選。該校的科研成果近些年更是頻頻登上頂尖期刊,僅今年上半年就在國際頂尖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17篇。

        近些年,深大專利申請量井噴式增長,2019年以PCT申請量247件的數量蟬聯全球教育機構第三,僅次于加州大學系統和清華大學。

        高校的前沿成果,也正在不斷走出大學校門,進入產業一線,成為深圳創新發展的強有力支撐。

        深大彭祥教授團隊主攻相位輔助三維成像與測量技術,三維成像與建模處于國內領先水平,與華為、聯想等多家公司合作,實現產值3.5億元,幫助企業“易尚”公司成功上市。

        牛增強教授團隊研發的“任意波形控制能量負反饋YAG激光焊接機”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以此項目為基礎成立的深圳市聯贏激光股份有限公司,產值達10.11億元,并于2020年6月在科創板掛牌上市。

        源頭創新之外,包括深大、南科大、港中大(深圳)在內的多個高校,在深圳多個區建立產學研基地和創新平臺,推動科研成果轉化,促進區域發展和產業升級。

        哈工大(深圳)累計為企業解決各類技術難題超1400個,與騰訊、中興、華大基因等企業成立聯合實驗室62家,與大族激光等60余家企業建立產學研合作基地,助力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

        深職院先后引進和組建霍夫曼先進材料研究院等11個特色鮮明的高端應用研發創新平臺,在該校規劃中,更是提出“建設名匠大師匯聚高地”的構想。

        高校作為人才“聚寶盆”,正將人才第一資源轉為創新第一動力。


        創新生態:人才與城市發展“同頻共振”

        去年5月,深圳市新產業生物醫學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掛牌上市。這家公司研發部門的大部分人員是深大畢業生,多年來與深大醫學部生物醫學工程學院教授張會生團隊緊密對接,成功研制出我國第一臺全自動化學發光免疫分析儀,打破國際市場壟斷。

        “不夸張地說,深圳每一座大樓里都有我們的畢業生。”深大黨委書記、校長李清泉說,深大辦學38年來,為國家和深圳特區建設培養了30萬創新創業人才,其中90%扎根灣區,80%扎根深圳。

        有數據顯示,在深圳多所高校,除了繼續深造外,選擇就業的畢業生中,超過60%的學生會選擇留在深圳就業。

        “培養創新人才是大學的使命所在,我們希望通過全球聚才、留才,最后高質量用才,讓杰出人才為培養更多的杰出人才服務,更好助力城市發展。”陳秋明強調。

        聚焦創新人才培養,深圳高校也開展了一系列創新探索。

        在南科大、港中大(深圳)、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探索實行“631”招生模式,即60%的高考成績、30%的學校自主測試、10%的高中學業成績,對學生進行更多元化的評價錄取。

        在南科大、港中大(深圳),按大類招生,學生入校后再選擇專業,這讓學生們有更多時間在充分了解的基礎上做好專業選擇。

        在南科大、深圳技術大學、港中大(深圳)等多所深圳高校,本科生可以進入實驗室跟著老師做課題,還有很多機會與諾獎得主、中外院士等面對面深入交流。

        在南科大、港中大(深圳)、深職院等高校實行書院制,打破傳統的按專業分配宿舍做法,實行跨專業分配,方便學生跨專業交友交流。

        學科設置上,深圳高校也與時俱進,開設金融科技、數據科學與大數據技術、公共衛生及應急管理、機器人工程等新興專業以及諸多交叉學科專業,滿足國家及地方對于創新人才的迫切需求,促進教育鏈與產業鏈、創新鏈、人才鏈深度融合。

        為了更好地培養創新創業人才,深大倡導“讓創業教育貫穿學生的整個大學生活”。在低年級開設“創業興趣引導課”,激發學生創業興趣;中低年級開設“創業通識課”,講授創業基本知識;高年級開設“創業專長課”,提升學生創業能力。深大每年支持學生創新創業投入超1000萬元,截至去年7月,創業園孵化學生企業377家,離園持續創業的占到70%,市值億元企業5家、千萬元級近30家。

        南科大牢牢把握新時代人才培養的方向要求、目標要求和社會需求,部署“人才培養卓越計劃”,打造“學科—大平臺—大任務—高端人才培養”的行列式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新模式,培養探索重大科學問題的戰略科學家、解決關鍵核心技術問題的卓越工程師、掌握原創硬科技的創新企業家和具有國際視野的復合型人才。

        哈工大(深圳)依托深圳市優質的企業資源和濃厚的創新創業氛圍,與企業緊密聯合培養拔尖創新人才,畢業生逾70%就職華為、騰訊、邁瑞等知名企業。

        高校源源不斷輸出的創新人才,成為深圳創新發展的不竭動力源。

        深圳提出,爭取到2025年,高校在校生達到20萬人左右,力爭3所高校綜合排名進入全國前50名,打造開放式創新型一流高等教育高地。目前,深圳已啟動籌建中國科學院深圳理工大學(暫定名)、海洋大學、創新創意設計學院、音樂學院等新高校,推進全新機制的創新創業學院建設,探索與香港大學在深圳合作辦學。

        “大學與城市正在實現深度‘同頻共振’。”在李清泉看來,隨著深圳高校數量的增長,以及高校質量的提升,深圳高等教育生態系統已經形成,未來必將與城市產生良性的深度互動,形成聚變反應。


      內容來源:南方日報

      附件:

      相關稿件:

      狼人色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