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97ouj"></u>
    1. 菜單
      首頁 > 教育局主站 > 信息公開 > 專題活動 > 讓教育點亮希望 > 扶貧風采

      這位支教老師點亮孩子心中的世界,為大山撒播希望的“樂章”

      時間 : 2020-10-30 19:58 來源 : 深圳市教育局

        “音樂課是數學老師教的”,且基本都是“唱歌課”……長期以來,被譽為“人生最大的快樂”的音樂,在河池市最大的村小——環江毛南族自治縣川山鎮都川小學備受冷落。

        音樂在都川小學的際遇,是河池大部分村小現狀的縮影。“人生最大的快樂”之所以受冷落,歸根到底是大部分村小音樂老師一師難求,導致音樂“貧困”基因代際傳遞……

        音樂教育扶貧,亟待開展一場脫貧攻堅戰!

      1-1.jpg

        趙倩儀在為學生上音樂課。

        大山盼來了專職音樂老師

        受益于粵桂對口教育幫扶政策,2019年9月,都川小學盼來了該校也是該鎮唯一的專職音樂老師——深圳荔園外國語水圍校區的音樂老師趙倩儀。

        經過前期調研,趙倩儀了解到,川山鎮所有學校已全部配備多媒體教學條件,可以進行數字化教學。另外,因為支教時間有限,要解決川山鎮音樂教育缺失問題,必須授之以漁。

      2.png

        趙倩儀到村小送教。

        “音樂教學必須結合器樂教學進行,只有讓老師和孩子們掌握一種音高工具,音樂教育才能夠得以延續。跟傳統的唱歌教學相比,器樂教學才是音樂教育的更優手段。”趙倩儀和都川小學校長韋瑞國提出自己的教學設想,“我希望利用豎笛教學,在老師和孩子們的心里種下音樂的種子。即便我支教離開后,這顆種子還可以繼續生根、發芽。”

        “給全鎮老師都上吧,免得浪費資源了……”韋瑞國經與鎮中心校領導溝通,確定每周四下午為全鎮小學教師音樂培訓課,每個學校須選派老師到都川小學培訓上課。

        剛上第一節課,學生們就發現,趙老師的課與眾不同。課堂上,趙老師不再單純地教學生們唱歌,而是通過豎笛教會音高、節奏型等樂理知識。待學生們形成音高概念時,便可以脫離樂器,達到會看譜、唱譜的教學目的。慢慢的,學生們發現唱歌音準更標準了,學習音樂的興趣更高了。

        經過音樂培訓,鎮小學教師們發現,利用國際三大音樂教學法,音樂課可以如此豐富多樣,而器樂教學利用軟件輔助,又降低了音樂專業上的要求。語文、數學等兼課教師,只要經過短期的培訓,輕易便掌握了更多的音樂教學手段,同時還能提高演奏樂器的能力。

      3.png

        學生在趙倩儀指導下吹笛。

        “器樂教學,不僅讓老師們大開眼界,更顛覆了山區的音樂教學觀念,讓山里娃獲益匪淺。”韋瑞國稱贊說,趙倩儀不僅為山區帶來了先進的教學理念,更潛移默化讓器樂教學成為川山鎮音樂教學的常規和主流。


        
      人生要敢于追求心中所想

        在音樂教學中推廣器樂教學,不是趙倩儀心血來潮為之,而是其十年音樂教學的經驗結晶和成果。

        “我是從高二開始接觸音樂的,屬于晚熟型。”據趙倩儀介紹,她就讀高二時,因為當時家附近開了一家琴行,出于好奇,經常偷偷跑去玩。一來二去,鋼琴讓她欲罷不能,開始著迷。高考前6個月,她終于大膽和父母攤牌,“我要考音樂專業”。

        臨考更換考試類別是高考大忌!趙倩儀的決定雖然引起父母的強烈反對,但實在拗不過女兒的堅持,母親還是買了一臺鋼琴給她備考。雖然考音樂屬臨時抱佛腳,但趙倩儀最終還是考上了潮州韓山師范學院本科班音樂教育系,后來更是考上了南京師范大學進行研究生深造。

        “人生有舍有得,關鍵要敢于追求心中所想。”趙倩儀坦言,如果當年高考她選擇物理,考取的大學可能會更好,但她并不后悔。因此,在大學的4年中,她專注于音樂學習,并立志要將音樂帶來的快樂和愉悅感受傳遞給更多人。

      4.png

        趙倩儀與村小師生合影。

        “讓音樂屬于每一個孩子。”從教后,趙倩儀以此為自己的座右銘,并學以致用,致力于音樂教學研究。

        “現實中,包括正常開設音樂課的一線城市,很多學生可以通過聆聽、模仿,把一首歌唱好,但很少有學生能做到通過看譜、唱譜唱好一首歌。”趙倩儀說,這歸根到底就是學生沒有掌握基本的樂理知識,沒有形成固定音高概念。而人的固定音高概念不是天生的,需要借助音高工具,反復聆聽,最終擺脫對音高工具的依賴,獲得看譜、唱譜的能力。

        在課堂中能夠進行音樂教學的樂器很多,趙倩儀經過多年實踐,最終把音高工具定位在具有價格便宜、沒有音域限制等優點的豎笛上。“我所在的學校都屬于城中村學校,價格是優先考慮的問題。只有樂器足夠便宜,對孩子學習才不構成負擔。”趙倩儀說,豎笛教學過程中孩子的改變,成為其走向樂器教學推廣之路的原動力。

        在推廣過程中,為解決管理難度等問題,2016年3月,趙倩儀攜“我是愛笛生”豎笛教學軟件,參加深圳創業沙拉獲得第一名,并榮獲深圳科創委“創客創業”優秀項目無償資金支持,將項目落地,解決了課堂器樂教學中的諸多痛點,并影響了更多音樂老師加入到課堂器樂教學的隊伍中來。

        推廣之路注定艱辛。趙倩儀不僅就《豎笛數字化教學應用研究》等課題進行研究實踐,還經常受邀在廣東省內進行經驗分享……實踐證明,器樂教學行之有效,效果極佳,目前全國已有超過150所學校在使用“我是愛笛生”輔助豎笛教學。


        
      在教育凈土撒播音樂基因

        貧困山區的教育缺失是否也能通過課堂器樂教學填補?為了解音樂教育全貌,普及器樂教學的推廣之路,趙倩儀經多次申請后,終于如愿以償到都川小學支教。

        經過近1年的送教和培訓,趙倩儀走遍川山14所小學,終被這片教育凈土所感動。

      微信圖片_20201030194323.jpg

        趙倩儀授課場景。

        大山的老師是如此的無私負責。在板途校點,校長兼老師覃勇軍一肩挑1個大班3個年級24個學生的教學任務,中午還兼顧做學生的午飯。自聽了趙倩儀的送教課后,他感動地說:“希望趙老師多來幾次,幫他圓孩子們的音樂教育夢。”因為駐點教學幾十年,孩子們還從來沒有機會學過音樂,他感覺“愧對學生”。

        殊不知,因為扎根山區,覃勇軍等校點老師們,沒有機會外出學習和參加比賽。因為身兼幾個班的教學任務,更無法上出教師評價體系中的“好課”,以及評職稱所需要的課題研究、論文等硬件,“難道這樣的老師不是好老師嗎?他們才是用生命做教育的好老師,是真正不忘初心的教育者!”趙倩儀感動地說。

        山里娃多么渴望了解世界的精彩。因為師資、條件限制,川山小學生普遍存在課堂互動少、缺乏自信等現象。但經過趙倩儀的互動教學、心里引導后,很多學生變得表現欲強烈、自信心大增。“老師,這個比上課好玩多了,你要多來呀……”每次課程結束,很多學生都不再怕生,主動圍著趙倩儀交流。

        趙倩儀認為,山區教育也有大城市學校需要學習的地方。國旗下稚嫩的講話,還原了教育的本真;輪班制的升旗手,保證了教育的公平;老師不談條件、不計功利,只為幫助學生成長……

        “我不求把每個學生都培養成音樂家,只希望在這片土地上播種下音樂的種子,讓音樂成為陶冶情操、塑造人生的育人手段,代代相傳。”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趙倩儀本學期留任繼續支教。因為,她曾許諾,在支教任期內,她一定實現帶領校樂團開一場公開演奏會的愿望,讓校樂團真正走出大山,撒播下希望的“樂章”。

      附件:

      相關稿件:

      狼人色国